音樂電影《很久沒敬我了妳》醞釀於2010年兩廳院旗艦製作《很久沒有敬我了你》,當時角頭音樂創辦人張四十三曾說「製作人鄭捷任在1997年製作紀曉君專輯時的夢想,『有一天一定要把這個聲音帶到國家音樂廳』,我們希望原住民音樂可以和西方古典音樂互相撞擊、抗爭,激發出新的火花,並與西方音樂站在同樣平等的地位…」,當時只是看了影片便覺得十分震撼,除了音樂還有表演方式,打破在西式音樂廳舉止端莊宛若雕像的聆賞方式,單純為音樂的美好串連起所有人的熱情與感動,也因此去看了跨界嘗試的很久二部曲《拉麥可》。

 

這次2014年新北市電影節竟選了《很久沒敬我了妳》電影,覺得非帶著家人看看不可,原本以為是部類似講述音樂劇幕後製作的紀錄片,看完後才發現是以音樂劇為靈感全新的故事,一位留洋的女指揮碰上與原住民頗有淵源的樂團首席,磁場不合的兩人,卻又被交付製作結合原住民音樂和古典交響樂的旗艦計畫,兩人一同來到台東南王部落取材,漸漸為當地村民所影響,收集古調、素材,招募歌手,決心一起協力完成不可思議任務。

 

這是部頗有《海角七號》混合了台灣溫情、熱鬧、逗趣風格的電影,台灣觀眾看這部電影或笑或淚,處處能引起共鳴,諸如純真及敏捷的幽默失笑,也加入許多原住民笑話和雙關像是「discovery」是「disco-very」,把「Orchestra」是「”OK”estra」(因為部落的人熟悉舊式的卡拉OK勝過真人交響樂伴奏)等。同時讓人有點想掉淚的,並不是什麼灑狗血高潮迭起的劇情,而只是因原住民深邃直入內心的音樂搭配上豐厚的交響樂,為那無比純粹的音樂之美動容,又或感受到自身文化焦慮的心情。

 

    很久沒敬我了妳》最有意思的大概就是能聽到悅耳動聽的原住民樂曲搭上西方古典交響樂意外的豐富和諧,像是美麗的稻穗、小鬼湖之戀、白米酒、古調等,其中和南王部落有極深淵源的(陸森寶 (Baliwakes/森寶一郎)所寫的「美麗的稻穗」可說是貫穿電影的主題曲,並且賦予新的背景故事,這首原本已十分美麗的曲子,用交響樂演奏又是壯美得令人讚嘆,走出戲院仍旋繞不絕,忍不住想哼哼唱唱。

 

當然,《很久沒敬我了妳》也有嚴肅的一面,並不是只有溫情笑鬧,像是核能、美麗灣議題,雖然很淡不會產生太大的情緒衝擊,本片核心的議題還是放在「如何思考文化」,而且想以「去國家化」的角度切入。雖然許多人喜歡說:「政治歸政治,藝術歸藝術」,但事實上,有人類社會所在即有文化,也幾乎難以脫離政治,而文化與政治密不可分。兩廳院本身亦是典型文化政治競逐的場域,1987年開館後標示台灣(只有台北)進入精緻藝術消費時代,以契合政府推動「文化現代化」的方向。早期以西方古典音樂戲劇為主及中國傳統音樂戲劇,隨本土化浪潮兩廳院也接受本土的歌仔戲、布袋戲,並開始提供小劇場使用,近年則有流行通俗表演(王志弘,2011)。

 

兩廳院作為國家級的表演場所(2014年已整合至國家表演藝術中心),象徵著國家看待藝術的眼光,如何劃分輕重、優劣及資源分配等,因此「登上國家音樂廳」指涉原住民音樂能在一國文化中具有足夠的份量,但誰的國家?怎樣的國家?卻是仍須仔細思考的。電影中的一幕頗為警醒,當來自台北樂團首席(戴立忍飾)不屑將原住民音樂帶入國家音樂廳的意義何在時,部落青年(昊恩飾)回說:「還是有很多人將之視為光榮呀,就像國手…」、「你一邊享有它的資源又批評它,這樣講就像那些讀很多書(學歷高)的人說學歷沒有用」。我想當批評著國家框架下的權威及階層時,也不能僅從自己所處的位子看待一切,這或許知識分子該省思的。

 

                 此外,電影中也能看出全球化及周邊龐大勢力影響的擔憂,例如中國,顯然這部電影沒有討好的意思,但倒覺得中國觀眾也能看看這部電影,這樣也許能更了解台灣人在焦慮甚麼,假使中國觀眾無法接受,也可以去了解對方的焦慮吧!再來,全球化真的是很棘手的議題,透過資金、資訊、勞動逐步去疆界化,傳統(民族)國家究竟如何重新定義,特別是一方面仰賴全球化的好處,另方面卻又亟思保護原有利益(文化),電影結束後張四十三談及沒想到電影拍完後,剛好發生跨國唱片業積極在世界收購版權,頗讓人感慨,但如果問他會不會賣,他說「不一定,如果有好價錢的話」。其實,這並不難讓人理解,全球化進一步讓原先有競爭優勢者取得更便利的競爭機會,對具有競爭力者來說,那是走向更大舞台的機會,於情於理沒有阻礙這些人發展的理由。相對地,處於競爭弱勢者,則會因自由化更進一步失去原先已微弱的屏障而更加劣勢。我想當前世界政府都小心翼翼的走在這平衡木上,而有不同的取捨。但究竟我們還需不需要看似舊的「國家」的框架作為保護/分配其下各式各樣的利害團體,我想也是值得好好思索選擇的。

 

             很久沒敬我了妳》是角頭第一部電影的嘗試,仍帶點青澀,像是仍犯了許多台灣商業片邏輯跳躍的毛病,這問題大都起因於成本,而對熟悉台灣文化的人也多無傷大雅。或許和藝術片試著打破常規俗套不同,對商業片而言,劇情的嚴謹絕對是成敗關鍵,特別是如何讓「生手」觀眾在短短的一兩小時內就能順暢無誤掌握故事走向並為之吸引,而不需要為前後不足的連貫性和說服力靠想像填補(補腦),這大約是商業片精緻和品質的基本,特別是把國際觀眾也列為目標的電影吧!

 

即便如此,《很久沒敬我了妳》整體而言是部能讓人喜歡的電影,如製作人所說,台灣真的很少音樂類型的電影,至少它是部很真誠,能讓人開心、感動也能讓人思索,老少咸宜好看又好「聽」的電影,很期待今年十二月上映,我還想再進電影院回味一次呢!

 

 

 

 

參考資料及延伸:

2010台灣國際藝術節《很久沒有敬我了你》 原住民音樂劇‧兩廳院旗艦製作

http://ent.msn.com.tw/news/content.aspx?sn=0912100001

 

第九屆台新藝術獎

http://www.taishinart.org.tw/chinese/2_taishinarts_award/2_2_top_detail.php?MID=3&ID=&AID=13&AKID=41&PeID=131

 

很久沒有敬我了妳 Kara-Orchestra (開幕片) @2013高雄電影節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hI1BYdT3QY

http://www.ntpcff.com.tw/program/subject-9-07.htm

 

陸森寶 (Baliwakes/森寶一郎)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9%B8%E6%A3%AE%E5%AF%B6

 

美麗的稻穗 陳建年唱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KCVcTslBcA

 

小鬼湖之戀(很美的故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Daj3oo4_Mk

國家表演藝術中心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9C%8B%E5%AE%B6%E8%A1%A8%E6%BC%94%E8%97%9D%E8%A1%93%E4%B8%AD%E5%BF%83

 

王志弘<文化政策與文化治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鈍鸚 的頭像
小鈍鸚

飛天小笨鯨

小鈍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