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閱讀廖鴻基的書,很喜歡他的文字,彷彿打開一扇認識海洋的窗,不僅是那壯闊、湛藍、充滿生命感的意象,漁人在浪濤求生,那率真的豪氣與智慧也被化作書中豐富的知識,讓人稱奇的同時,又增長許多見識。

《回到沿海》的文字時而親切,時而奇美,將人拉到無邊的想像,卻又似嗅到一拂海風鹹腥,提醒著生存的真實,不只是人,更是海洋的餵哺的各種生命,有時也是挺殘酷的。或許,真正海洋的模樣是遠超過人類想像的,也更加令人敬畏和折服了。

多虧了廖鴻基,才能藉由優美且明快的文字,暫且躍入濤湧濤動的沃土,瞧瞧其中奧妙。說喜歡他的文字可能不夠精準,應該說喜歡他真真實實與海洋和漁人的互動,那敏銳的體察和對深洋那股特別的熱情吧!

 《回到沿海》是本散文集,其中,<北風微>,從海與漁夫的角度描繪秋冬的來臨,讓我頗有一番感覺。季節轉換和生命感嘆的文學佳作不勝枚舉,但是海洋的視角原來也是那麼美,作者詩般的語言令人回味再三,忍不住記錄下喜歡的句子:

 

摘錄廖鴻基《回到沿海》-<北風微>p180-184

教這個甚麼都已經度過的世界喘口氣吧。

讓這世界有機會安靜下來休息片刻。

濕熱的南風姍姍緩緩不留縫隙吹滿整個暑夏,

忘了當初怎麼教耶過來的,也忘了銜接必要交代給另個季節了。

於是,不可回頭的發現竟然就走到底了。

忽然發現,橫在前頭的事一股深壑,上頭唯有一道狹窄菸薄的小橋相通,

這是一到必得放下過去才能跨越的界線。

深谷裡忽然飄來了一陣清濃交纏的花香。

是熟透的甜香、野香、脂香,又幾分清淡,像是在稀薄的微風裡給稀釋過了。

老漁人鷹一樣的敏銳,貓一樣敏感,抬頭看一眼日曬,

抬頭看了一眼依舊帶著火器的藍天。「啊,北風微。」

這一季一路順風滾滾的海潮,就開始面對如劍簇逆流從正面掃下來壓下來的北風。

海面倏的驚起一臉白濤。

時序已經走上攀高的階梯,才兩步升階,仿若音律調高,

風底已不再堅持炙熱,風向一變,氣溫稍降,

老漁人嘆一口氣,樹梢每片葉子都知道了,每隻侯鳥都暫時停下動作抬頭看天,

海面花圃裡的每朵浪花也都清楚明白。

風底的氣味由紅轉橘轉黃轉白、轉淡,焚過的燒過的,

都長了擅飛的羽翼都將畫作煙盡紛飛。

要動身時請把握時機,這流浪時節如短促的北風為,

懷抱裡只需要一點孤獨就能燃起流浪的動能。

秋後是曬過熱過完全熟透、完全打開的嫵媚,身體到處香成這樣,甜成這樣,

秋的穀物飽含油飽實,秋的魚隻肥沃抱卵,到處熟成豐腴,無法守成的圓滿。

秋天站在他短暫的高點,用力釋放風的種子。

這一年來的歡喜或挫折,

無論沉重的、清越的、鬱累的、一起都灑在風哩,化在水裡。

心已懸浮。

白雲牽拖成藍天游絲,天空越高,越光一日日清明,

海流始終喘喘,風浪不再和諧,海面經常白浪綿綿。

這是個命底輕盈的季節,無論順風或逆流,張開翅膀,張開胸鰭吧。天色很快就暗了,

氣候很快就要冷了,這一年到頭最後的輕盈時機。

至於要飛去哪裡,停到哪裡,全憑秋的旨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鈍鸚 的頭像
小鈍鸚

飛天小笨鯨

小鈍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